两性故事

黄疸19.9照蓝光要几天,爱情公寓同人好男人就是我

作者:admin 2020-04-04 10:09:50 我要评论

    从格里萨带着小分队出发,索科夫就一直盯着墙上的地图,心里默默地计算着他们的行程。看到西多林挂断了电话,他赶紧问道:“参谋长,你觉得格里萨他们到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西多林连忙走到了索科夫的身边,抬头望着墙上的地图,考虑该如何回答索科夫的问题。他看了一会儿后,用手里攥着的红蓝铅笔,指着戈罗季谢的下方说道:“师长同志,根据格里萨中尉他们的行动速度来判断,他们应该已到达了戈罗季谢的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距离,”索科夫盯着地图继续问道:“格里萨他们已经出发五六个小时,就算行动再慢,此刻应该也接近了戈罗季谢。问题是他们距离目标,还有多远的距离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超过十公里。”西多林再次思索了一阵,果断地回答说:“在这个距离上,有很多可以隐蔽的地区,依我看,格里萨中尉他们可能会暂时隐蔽起来,派人到戈罗季谢镇进行侦察,搞清楚敌人的弹药库是否设在镇上。”

    虽然索科夫也觉得西多林分析得有道理,但心里却始终不踏实,他有些患得患失地再次问道:“参谋长,要是我们的判断出现了错误,敌人并没有把弹药库设在这里,那格里萨他们不是白跑了一趟吗?”

    “师长同志,”见一直信心满满的索科夫,居然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,西多林知道是对方所承受的压力太大的缘故,连忙安慰她说:“放心吧,我们昨晚所做出的判断,应该是不会有错的。您熬了一夜,趁着现在敌人还没有进攻,去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西多林这么一说,索科夫还真有点犯困,他打了一个哈欠,走到墙角的行军床和衣躺下,叮嘱西多林:“要是格里萨他们有了消息,就立即叫醒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敌人对马马耶夫岗发起进攻时,需要叫醒您吗?”西多林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用叫我。”索科夫躺在床上,摆着手说:“德国人就算再对马马耶夫岗发起进攻,最后的结局也肯定是损兵折将,就不要为了这点小事,来打扰我的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索科夫躺在行军床上呼呼大睡之时,格里萨带着他的小分队来到了戈罗季谢南面的一处小峡谷里。格里萨瞧了瞧四周的环境,觉得部队白天在这里隐蔽,不容易被敌人发现,便向战士们下达了就地隐蔽的命令。

    队伍中的艾诺下士听到格里萨的命令,连忙跑过来问:“中尉同志,上级不是命令我们赶往戈罗季谢镇么,为什么要在这里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格里萨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没看到天都要亮了?再往前走,可就没有什么隐蔽的地方,我们这么

多人要是还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上,要不了多久,就会被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德国人消灭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怎么办?”艾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赶了一夜的路,同志们都疲倦了。”格里萨回答说:“让他们抓紧时间休息,待会儿我会带一个侦察小组进镇子去侦察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格里萨要亲自带人去侦察,艾诺立即主动请缨:“中尉同志,让我跟您一起去吧。”他深怕格里萨不同意,还特意强调说,“要知道,我如今是连里德语说得最好的人,就算德国人听了,也不会产生怀疑的。”

    按照格里萨的想法,这次去戈罗季谢镇侦察,自己所带的人都要化装成德国兵,他正在为自己没有带一名懂德语的战士出来而犯愁。此刻听到艾诺这么说,他并没有立即信以为真,而是用怀疑的语气反问道:“什么,你懂德语?你是跟谁学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当然是恩斯特下士了。”艾诺有些得意地说:“我和恩斯特的私交不错,一有空,我就到他那里去缠着他教我德语。学了大半年,如今差不多已经出师了。”

    格里萨身负重任,他可不敢随便用侦察小组去冒险,因此他谨慎地再次问道:“下士同志,我再问你一遍,你真的懂德语吗?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我的德语就连恩斯特听了,也说听起来像是德国人在说话。”见格里萨对自己表示怀疑,艾诺下士有些急了:“我向您保证,我的德语足以应付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艾诺下士。”见艾诺急眼了,格里萨觉得对方不会在这种关系生死的大问题上,对自己撒谎,便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待会儿你就跟着我一起去侦察吧。”

    侦察小组很快就组建完毕,带队的格里萨中尉,成员有他的老部下艾诺下士、叶利扎维塔中士和另外三名战士。大家都换上了德军的制服,考虑到艾诺是唯一懂德语的人,因此格里萨让他穿上了德军少尉的制服。

    整个小组伪装成德军巡逻队,朝着戈罗季谢镇的方向前进。走在最前面的是格里萨和艾诺两人,艾诺望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公路,哭丧着脸问格里萨:“中尉同志,不知我们到戈罗季谢镇有多远的距离?”

    格里萨头也不回地回答说:“没有十公里,也有七八公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上帝啊,还有这么远。”艾诺哀嚎道:“要是有车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会有车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车?”听说有车可以代步,艾诺顿时眼前一亮,连忙追问道:“中尉同志,您前段时间带着小分队在这一带活动时,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藏了一辆车?”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”格里萨扭头瞪了艾诺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下士同志,你别忘记了,这是敌占区,到处都是敌人,就算我们在附近隐藏有汽车,估计早就被敌人发现了。”他停顿了片刻,又追问了一句,“对了,你会开车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艾诺尴尬地回答说:“我战前在工厂里,就是一个电工,还真没学过开车。”

    格里萨哼了一声,用鄙视的目光望着艾诺说道:“下士同志,这可不行啊。如果不会开车的话,如果我们缴获了敌人的汽车,该如何处置,总不能直接把它炸掉吧?”

    没等艾诺回答,身后的道路上忽然传来了汽车马达的轰鸣声。格里萨的注意力立即高度集中起来,他停住脚步,扭头对后面的战士们说道:“同志们,做好战斗准备!记住,要沉着冷静,看我的眼色行事,不要轻易地暴露身份!”

    战士们等格里萨说完后,齐声回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格里萨又扭头对艾诺说:“下士同志,接下来可就看你的表演了,希望你能说服敌人的司机,让我们搭车进入戈罗季谢镇。”

    很快,一支由五辆卡车组成的车队,就出现在格里萨他们的视线内。每辆卡车的车厢上都盖着篷布,从篷布的外观形状来分析,车上装的都是武器弹药。格里萨看到每辆车的驾驶台里,除了司机,还坐着两名押车的德军士兵,便冲战士们微微摇了摇头,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坐在第一辆车里的一名德军军官,看到前面路边突兀出现的一支巡逻队,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,他把手搭在枪套上,扭头吩咐司机:“放慢速度,问问哪支巡逻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司机听到军官的吩咐,连忙松开了油门,放慢了车速。军官摇下车窗,探出头冲着格里萨他们大声地问:“喂,你们是哪一部分的?”

    格里萨虽说听不懂德军军官的话,但也猜到对方是在询问自己的番号,连忙轻轻咳嗽一声,并朝艾诺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去应付这名军官。而旁边的几名战士,听到格里萨的咳嗽之后,都把手指扣在了扳机上,枪口隐隐指向车上的军官。

    “报告中尉先生!”艾诺连忙上前两步,抬手向坐在车辆的军官敬了一个礼,装出恭谨的样子说道:“我们第389步兵师巡逻队的,正在执行巡逻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第389师的!”德军军官听艾诺说完部队的番号之后,把手从枪套上移开,朝艾诺摆了摆手,又吩咐司机:“加快速度,继续赶路!”

    格里萨担心军官一时心血来潮,会下车盘查自己这帮人的身份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此刻见到军官只是随口问了一句,又命令司机加速离开后,才如释重负地送了一口气。等到车队远去后,他再次下达了命令:“继续前进!”

    众人又向前走了一公里左右,身后再次传来了汽车马达的轰鸣声。艾诺仔细地聆听片刻,随后问格里萨:“中尉同志,听声音好像只有一辆车,我们是不是把这辆车夺过来?”

    “再往前面走一段距离,应该就有德军的检查站。”格里萨若有所思地说:“我们就算夺取了车辆,要想顺利地通过德国人的检查站,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我看,你还是想办法说服敌人的司机,让他搭载我们进入戈罗季谢镇。”

    “中尉同志,”艾诺第二次听格里萨提到说服敌人司机的说法,第一次他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,此刻他知道这不是开玩笑,而是要动真格了,不禁哭丧着脸说:“德国人怎么可能让我们随便搭车呢?”

    “不试一试,怎么知道不行了。”格里萨抬手在艾诺的肩膀上拍了两下,说道:“我们是走路还是乘车,可就全靠你了!”

    骑虎难下的艾诺一咬牙,猛地跳到了路中间,他拼命地挥动双臂,冲着驶过来的带篷汽车喊道:“停车,快点停车!”

    德军司机在距离艾诺五六米远的地方刹住了车,探出头莫名其妙地问:“少尉先生,有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艾诺见驾驶台里只有司机一个人,心里不禁一阵狂喜。他快步地走到了司机的旁边,用手朝后面的车厢一指,问道:“车厢里有人没有?”

    德军司机慌忙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到什么地区去?”艾诺又问。

    “戈罗季谢镇。”德军司机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德军司机以为遇到了巡逻队,连忙老老实实地回答说:“少尉先生,我是到那里去拉军用物资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拉军用物资的,为什么车上连个押车的人都没有?”艾诺故意板着脸问:“难道你就不怕遇上游击队吗?”

    “怕,当然怕。”司机苦笑着回答说:“不过营里实在抽不出人手,所以只能让我一个人去戈罗季谢镇。”

    见司机果然是去戈罗季谢镇的,艾诺都开心得恨不得在原地来上几个空翻,但他依旧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问道:“你的部队番号!”

    “我是第100猎兵师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前面的地段有游击队出没。”艾诺装模作样地说:“为了避免你可能遭遇游击队,我打算让我的巡逻队和你一起前往戈罗季谢镇。”

    德军司机听说有一支巡逻队要和自己同行,顿时喜出望外,他心里暗想,有了这支巡逻队,就算路上遇到俄国人的游击队也不用害怕了。他连忙使劲地点点头,态度恭谨地说:“少尉先生,您和您的部队快上车吧!”

    艾诺从车头绕到另外一边车门处,扭头冲站在一旁的格里萨他们喊道:“别愣着了,都快点上车吧。”他深怕格里萨他们听不懂,一边喊还一边拼命地打手势。

    格里萨虽然听不懂艾诺喊的内容,可从他的手势就猜到他已经成功地说服德国司机,让自己这帮人搭便车,便朝着旁边的战士们一摆头,示意他们都上车。

    艾诺没有立即上车,而是站在车门旁,看到所有的战友都爬进了后面的车厢,他才钻进了驾驶台。用力关上车门后,无比威严地吩咐司机:“司机,开车!”

    司机忙不迭地答应一声,重新启动车辆,沿着公路朝着戈罗季谢镇的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坐在车厢里的叶利扎维塔中士,低声好奇地问格里萨:“中尉同志,艾诺和德国佬说了什么,居然这么爽快就让我们搭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计艾诺是告诉对方,前面有游击队出现,让我们搭车可以确保他的安全。”虽然格里萨听不懂艾诺和德国司机交谈的内容,却把整件事猜了个八九不离十:“司机自然是求之不得,当然就让我们上车了。”

    <!-- csy:21126356:726:2019-07-10 01:48:46 -->
相关文章
  • 黄疸19.9照蓝光要几天,爱情公寓同人好男人就是我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好大好涨水好多bl,太史阑容楚第一次...

  • 娇媚系统紧致h,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...

  •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,男士射精女士视频...

  • 唔好甜呢水都流出来了,将军和公主欢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