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性故事

用水冲下面的图片,恩啊,奶子好大好软

作者:admin 2020-04-04 10:09:57 我要评论

程耀阳冷哼,“岳家一直是赵兴邦的后盾,前一阵子选票下滑,他们一定是急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就难怪婉柔咬定是我,怕也是要帮着岳家?我真的没想到……”沈安安一副自责模样,顺着程耀阳的话说。

    程耀阳安慰道,“这件事不怪你,我会去处理!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也先回去了!”沈安安巧妙地退后一步,将手撤了回来。

    她真的怕靠太近,看着程耀阳那张猪头一般的脸会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程耀阳握了握拳头,也没再勉强,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,现在稳住了沈安安,他便安心了一半。

    随着沈安安出了门,为其叫了车。

    沈安安绷着,一直绷着。

    直到出租车发动了,离开了一段距离,终于是扛不住,笑的差点儿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她倒是要看看,程家利益当前,程耀阳还怎么护住顾婉柔。

    如若程耀阳顾全家族,那么顾婉柔又是会多么的伤心。

    忽然,手机铃响起。

    沈安安没看就接了起来,语气里还带着掩不住的笑意,“喂?谁啊!”

    “我!”宫泽宸低沉磁性的嗓音从另一头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沈安安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?你就没有别的话说?”男人语气不悦。

    沈安安刚刚的笑意还没敛去,声音里都透着愉悦,“谢谢你帮我出气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显然,宫泽宸打电话并不是因为这件事。

    那既然小女人这么说了,宫泽宸顺势问道,“怎么谢?”

    “就是谢谢你呗,还怎么谢?”沈安安眸色微转,嘟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诚意!”

    沈安安一叹,“怎么才算有诚意?”

    “亲我一下!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……这打电话呢!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慵懒中带着几分暗哑,性感撩人,“哦,电话里不行,见了面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无赖!”沈安安脸颊一热,嗔道。

    男人传过来一声轻笑,听起来好似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沈安安险些被这笑声电到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“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项链为什么没带走?”宫泽宸问。

    “太贵重了,我不能要!”沈安安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我说可以就可以!”

    霸道!

    沈安安反问,“你为什么要送那个项链给我?”

    “觉得适合你,就买了!”宫泽宸的口气,就跟去采石场买大白菜一样轻松。

    沈安安撇撇嘴,相信这厮说的话,还不如相信鬼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能要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,怎么跟程家交代?”宫泽宸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跟他们交代?这项链是我的,跟程家一毛钱关系都没……”话说一半,沈安安才想到重点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猜的!”

    沈安安的疑问就被这么轻松怼回来。

    猜你个大头鬼!

    “懒得跟你扯,我得回家了,不说了!”

    宫泽宸言道,“懂得向你的男人报备行程了,真乖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安安无语。

    这个无赖自导自演的进入角色超级快,根本不管人家愿不愿意的!

    “您能别这么不见外吗?咱俩不熟!”

    宫泽宸不以为然的言道,“多睡几次就熟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无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沈安安骂完,那边电话已经挂断。

    

胸口一股火无处发散。

    对这手机屏幕诅咒了半天,沈安安才算是泄了气,车也到了沈家大宅。

    沈安安进了客厅,只有沈长山与白月梅在客厅,好像在等人。

    看到她来,沈长山皱紧的眉头松了松,“安安,你怎么才回来?也不接电话?”

    “您给我打电话了吗?”沈安安问。

    “你白姨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,担心的要命,你怎么都不接!”

    沈安安拿出手机,点亮屏幕上的通讯记录,“如果有未接电话,我不会看不到!”

    白月梅正好从茶水间端着茶出来,惊讶道,“怎么会?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,你说你这孩子也是,在程家受了委屈就应该回家啊,怎么能一个晚上不回来呢?害的我和你爸担心了半天!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好听,却是在指责沈安安夜不归宿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给爷爷发了信息,说晚上有事不回来的!”沈安安说着。

    白月梅嘴角僵了僵,“哦,我也是瞎担心,安安也是成年人了,出去过个夜也不是什么大事儿!”

    “白姨说的没错,若琳当初满十六岁就去迪厅彻夜不归,不也都没什么事儿嘛,何况我这都成年人了呢,自然不会出什么事的,白姨放心!”沈安安笑意盈盈,却句句带刺。

    白月梅眼底划过一丝冷意,这个沈安安说话是越来越毒。

    原先,她也是这般没有教养,可却是个没心眼的,什么都顶,却一句不在理上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同样的是顶嘴,却句句都戳在点子上,几次在这丫头身上吃亏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关心你而已,安安,你又何必这么句句带刺?”白月梅委屈的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多谢白姨的关心了!”尾音微微上扬,不屑的态度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行了,现在都什么时候了?你们还有心计较这个?”沈长山将话题截断。

    白月梅佯装委屈的言道,“山哥,我也是关心安安啊,昨天平白无故就出来一个人把那么贵重的项链送给安安,安安年纪小,我也是怕她禁不住诱惑,做什么傻事!”

    “是啊安安,那个送你项链的人是谁?”沈长山追问道。

    沈安安眼睛眯了眯,“我也不认识!”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?那人家怎么可能送给你那么贵重的东西?”沈长山显然不信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人家,你也敢收?”沈长山责问道。

    沈安安不以为意的耸耸肩,“那种场合下,我执意不收才会尴尬吧!不过,你们放心,宴会结束,我就把项链还了!”

    “还了?那个人你真不认识?”沈长山更惊讶了。

    沈安安不禁心中生疑,忽的笑问,“您到底是希望我认识,还是希望我不认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沈长山眼神闪烁。

    沈安安笑意渐冷,不用细想也明白了,沈长山佯装不知,不过是在套她的话。

    他一定是和程远达已经通过电话了,他们在评估她拿回项链的把握有多少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沈长山知道程家要项链的真正目的?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相关文章
  • 用水冲下面的图片,恩啊,奶子好大好软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好大好涨水好多bl,太史阑容楚第一次...

  • 娇媚系统紧致h,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...

  •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,男士射精女士视频...

  • 唔好甜呢水都流出来了,将军和公主欢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