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女性真人b型有几种,乖宝贝吃下去h

作者:admin 2020-05-23 12:24:07 我要评论

    听完了寒子月的解释,好半晌,厉慕凡都不知道究竟应该说些什么,他只是伸手重重的拍了拍寒子月的肩膀,眸光带着明显的同情道,“兄弟,真是辛苦你跟子云了,还好,我那个师父除了嘴馋了一点,倒是没有其他的爱好,也不会如此折腾我。”

    厉慕凡将自己的师父跟寒子云,寒子月的一对比,为日后就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幸运了,毕竟他的师父没有那么难搞啊草。

    当厉慕凡个人寒子月闲聊的时候,二楼突然又走出了另外一道身影,来人不是旁人,正是厉家二少爷厉慕刑。

    当厉慕凡在楼下跟寒子月闲聊的时候,厉慕刑也听到了楼下的人声,厉慕刑便从房间走来出来,想要看看外面的情况呵。

    看到厉慕刑也在家时,司阡陌眸光也变得格外幽深,很显然,司阡陌更加想要见的恐怕就是厉慕刑了吧……

    当司阡陌看向厉慕刑的时候,厉慕刑也有所察觉,不过厉慕刑只是淡淡对着楼下的司阡陌还有寒子月点了点头,语气有些疏离道,“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自家二哥的声音,厉慕凡不知怎么搞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,他冷哼了一声,而后就径直朝着角落边的沙发走去。

    一看厉慕凡这个样子,寒子月跟司阡陌就明白,厉家两兄弟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呵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,寒子月跟司阡陌都不会主动提及。

    厉慕凡的不悦似乎对厉慕刑没有造成任何影响,厉慕刑径直朝着楼下走去,一边走,一边跟寒子月,司阡陌两人说道,“也差不多饭点了,要不我们去荷塘月色吃饭吧?”

    厉慕刑这个提议一出,厉慕凡当即就瞥了厉慕刑一眼,张了张嘴,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最终厉慕凡还是什么都没说,只是径直越过众人,而后就朝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厉慕凡当着寒子月跟司阡陌就做出此番举动,明显是在跟厉慕刑表示自己的不满呵。

    寒子月瞅了一眼厉慕凡,而后如此跟表情淡漠的厉慕刑说,“慕刑,要不你就跟我大哥一起去吃饭好了,我去看看慕凡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寒子月就直接蹭蹭蹭跑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寒子月其实也没想跟厉慕刑去外面吃饭,寒子月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离开隐宗,第一日回到寒家的时候,就曾经看到厉慕刑出现在寒家。

    从厉慕刑的表情来看,他明显有问题,寒子月知道,如今的厉慕刑城府很深,自己未必能够桃出厉慕刑的话来。

    但自家大哥司阡陌就不一样了,大哥的心思最起码要比他强多了,这么一想,寒子月也就不打算掺和了。

    寒子月的想法很简单,他跟司阡陌还不如‘一对一’地分头攻克厉家兄弟,自己去跟‘心情不爽’的厉慕凡聊天,至于厉慕刑就交给司阡陌对付就好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寒子月当然更加愿意跟厉慕凡呆着呵。

    眼看着寒子月已经上了楼,厉慕刑便扭头看了一眼司阡陌,微微挑眉道,“如何?我们两一起去吃个便饭?”

    厉慕刑这话一出,司阡陌当即就点头同意了,厉慕刑跟司阡陌各自开着自己的车,朝着目的地赶去。

    当厉慕刑跟司阡陌刚一出现,荷塘月色的领班经理当即就迎了上来。领班经理满脸堆笑,对着厉慕刑跟司阡陌说道,“真的好久没见过,厉二少跟寒大少了,你们能来,真的让我们荷塘月色蓬荜生辉啊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司阡陌知道厉慕刑肯定不会搭理领班经理,只好由他出面了,不然到时候,人家经理该有多尴尬啊。

    不过,厉慕刑以前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,所以就算他依旧冷淡,领班经理也没觉得自己自尊心受创了,何况本来他跟厉慕刑就不是一个世界,一个阶层,一个级别的人。

    很快,领班经理就亲自领着司阡陌跟厉慕刑进入了环境最清幽的包厢。

    司阡陌依照他跟厉慕刑的口味点了四个特色菜,而后就让领班经理下去了。

    等荷塘月色的侍者将菜给上齐之前,司阡陌跟厉慕刑都只是各自刷着自己的手机,包厢里面的气氛倒也不至于太尴尬。

    但厉慕刑跟司阡陌都知道,他们的关系已经出现了变化,不再像以前那样‘瓷实’了。

    很快,领班经理就带着人将两人点的招牌菜就送了进来,而后又快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领班经理虽然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厉慕刑跟寒子枫,但他却明显能够察觉到两人之间那奇怪的气流。

    领班经理皱了皱眉头,心里也不免泛起了嘀咕,不过,很快,他就摇了摇头,领班经理扯唇笑了笑,他寻思着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平头小老百姓,何必操心大人物的关系呢?

    菜上齐之后,厉慕刑放下了手中的手机,他起身,先去隔间的独立卫生间洗了洗手,等厉慕刑出来之后,司阡陌也进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最初只是安安静静地吃饭,并没有刻意攀谈。等吃完了饭,开始喝茶的时候,司阡陌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去天枢城?”

    虽然这是一个疑问句,但司阡陌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,司阡陌知道厉慕刑并没有前往天枢城,但这却是一个让很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。

    毕竟最开始,厉慕刑可是对外释放了很多信号,无非就是告诉众人他会前往天枢城,或者应该说,厉慕刑原本是想要毁了天枢城跟魔城之间的两境通道罢了,

    可如今厉慕刑却还呆在魔城,并没有做出下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司阡陌这话一出,厉家二少爷当即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他薄唇微微勾了勾,背靠着椅背,姿态有些慵懒道,“司阡陌,你不用兜圈子了,想说什么就直说吧,反正这里处理你跟我也没有第三个人,大家不妨打开天窗说良好。”

    厉慕刑不再保持沉默,虽然他话是这么说的,但落在司阡陌身上的视线却不怎么友好。

    闻言,司阡陌眉头狠狠一皱,不过他也没有继续瞎耽搁时间了,而是直截了当道,“你能告诉我三天前的傍晚,你为什么非要去我家吗?你到底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之前寒子月有告诉过司阡陌,说自己从呢就干in看到厉慕刑在寒家徘徊,而且观其神情也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司阡陌这话一出,厉家二少爷心里当即就咯噔了一下,那会儿,他倒是没有怎么留意周边的环境,注意力都放在了孟晚跟北欧神庭主神奥丁身上了。

    虽然厉慕刑有些乱了方寸,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厉慕刑只是四两拨千斤道,“如今我每天都很忙,三天前的事情哪里还记得清楚,不过就算我真的去过你们家,想必也是为了看看你们几兄弟回到魔城了没有?”

    厉慕刑并不打算承认其他的。

    其实,司阡陌也不觉得自己就能撬开厉慕刑的嘴,他不过就是先试上一试罢了。

    好半晌司阡陌都没有说话,但他的脸色也格外阴沉,可厉慕刑却依旧不为所动,似乎司阡陌的看法跟想法根本就影响不到他呵。

    司阡陌没有继续纠结这件事情,很快,他又再度话锋一转,如此跟厉慕刑说道,“那玉天堑的下落你总该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司阡陌突然将话题引到了玉天堑身上。

    其实,这会儿,司阡陌自己心里也挺没底的,他不知道,厉慕刑到底会不会正面回答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,厉慕刑倒是比较配合。

    “玉天堑现在就在迷雾森林那边,你如果想去找他,速度恐怕得快点,不然他很快就要进入紫阙大陆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厉慕刑到底又在打什么鬼主意,他居然主动将玉天堑的下落告知给司阡陌了。

    厉慕刑的话也让司阡陌脸色一变再变,司阡陌没想到玉天堑居然要进入紫阙大陆。

    可这会儿司阡陌是真的琢磨不明白,为什么玉天堑要这样做。

    既然想不通,司阡陌索性就直接追问起厉慕刑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玉天堑为何要前往紫阙大陆?你们到底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司阡陌脸色越发难看了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司阡陌却没有那么容易说话了,他只是故作神秘地笑了笑,而后如此跟司阡陌说道,“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,我建议你,去找韩子夜,他一定可以告诉你,为什么玉天堑对紫阙大陆如此‘看重’。”

    厉家二少爷突然就提到了御龙国君韩子夜,也就是如今的寰亚总裁寒千寻来,

    很显然,厉慕刑就是想要将注意力往韩子夜身上引。

    当司阡陌从厉慕刑口中听到了韩子夜的名字,他也心思微动,不过,面上却没有显露出分毫来。

    司阡陌的不吭声,也没有对厉慕刑造成任何影响,很快,厉慕刑又再度补充道,“你方才不问我为何没有按照原计划行事,对天枢城‘冷淡处理’吗?其实我也很被动,原本我是真的想要跟玉天堑联手,直接将两境通道给毁了,可问题是,韩子夜的‘横空出世’让我意识到自己或许从一开始就已经弄反了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摧毁两境通道对我

来说,已经没有了太大的意义,你觉得我还会再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何况蚩尤,刑天,明芜等人全都在通道的入口处等着我,我又何必吃饱了撑的去自投罗网呢?据说晏疏和庙公都已经出来了,有他们在,我想要摧毁两境通道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吧。”

    厉慕刑突然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似的,居然主动将事情都跟司阡陌说开了。

    但司阡陌对厉慕刑的话却始终都是半信半疑着,总觉得司阡陌是在故意模糊焦点呵。

    虽然司阡陌已经产生了这样的想法,但他此刻也不知道某人话语的真伪。

    不过,司阡陌还是明白了一点,那就是他必须要跟韩子夜联络上,看来韩子夜真的跟自己隐瞒了很多事情,而那些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厉慕刑眉眼淡淡地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司阡陌,而后站了起身,厉慕刑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拿到了手里,明显是打算离开了。

    见状,司阡陌也跟着站起身来,司阡陌直截了当地追问起厉慕刑,“那你会前往紫阙大陆吗?”

    司阡陌话音一落,厉慕刑当即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,这不是我能决定的,至少不是此刻能够决定的。去不去也要看韩子夜他们的动作了。如果他们的速度更快,让我完全没有任何应对的时间的话,我就算是想去,估计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厉家二少爷厉慕刑并没有将话给彻底说死。他的态度有些模棱两可,当然,这也跟如今这复杂多变的情绪有关系。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,司阡陌就径直朝着房门的方向走去,眼看着厉慕刑就要推门离开,他突然停下了脚步,不过却没有转过身,只是语调清冷地跟身后的司阡陌说道,“司阡陌,看在我们两人都是圣子,虽然分工跟职能都不同,但好歹也算师出同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好心提醒你一下,不要本末倒置,虽然你是寒家的后人,但在寒家大少爷的身份之前,你还是圣子,而我们到底要为什么负责,你可别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日后你肯定是会后悔的,我言尽于此,你自己好好琢磨吧。”

    言罢,厉家二少爷厉慕刑就离开了包厢,只留下司阡陌一人。

    好半晌,司阡陌都没有任何动作,但从他的神情还是可以看出,他内心的挣扎的。

    司阡陌独自呆在包厢里约莫一个时辰,之后才离开。

    因为心情有些低落的缘故,司阡陌甚至忘记了打电话给自己的二弟寒子月,跟厉慕刑分开之后,司阡陌并没有急着回寒家,而是去了一趟轩辕无极的骊山别墅。

    当司阡陌赶到骊山别墅的时候,却意外遇到了希腊神庭的神王宙斯,宙斯突然出现在骊山别墅,也让万镜阁阁主很是惊讶,而且在司阡陌看来,奥林匹斯的这位神王明显是在找什么重要物件……

    <!-- csy:19609753:1216:2019-04-02 06:14:38 -->
相关文章
  • 女性真人b型有几种,乖宝贝吃下去h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,东京纯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