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闪婚厚爱腹黑老公太迷人,怀孕了不想要怎么办

作者:admin 2020-01-25 12:05:24 我要评论

    “朋友吗?”吴亦勋也是笑了起来,没有再说什么了。当苏黎回到顾辰的家时,发现屋子都空了一大半。苏黎有些震惊的站在了原地,小司则是快步的走了过来:“姐,你可算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苏黎的脑海里划过了一丝很不好的想法,想到了昨天顾辰的离开,将钥匙丢在了家里。

    “顾辰哥说这个房子就留给你了。”小司的眼中带着一丝担心:“然后便就将自己的东西都搬走了,对了,他说房间里放了一样东西,让你回来的时候去拿。”

&nb

sp;   苏黎那一瞬间差点崩溃,从未想过顾辰就真的这样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快步的朝着房间跑去,上面放着的是一个DIY的小房子,那一瞬间她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其实,有时候我也蛮想有一个家的。”那时候他们路过商场的时候,看见那DIY小屋时,苏黎说的话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顾辰没有说什么,只是说会有的。

    她几乎是颤抖的走了过去,那小屋子下压着了一张纸条,只有短暂数语:“我以为我可以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苏黎那一瞬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,半跌在了地上,只是看着那张纸条,哭的不成模样。

    门外的小司将这一切看在眼中,那一双原本清澈的眸子,不知何时感染了悲伤的意味来,变得也在不不纯粹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默默的走了上前,然后拍了拍苏黎的肩,轻声道:“不要哭了,姐,你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那段缺失的记忆是他想不起来的,那就在这一刻,都不记得的这一刻,他陪在苏黎的身边吧。没有任何的目的,就这样在苏黎的身边,告诉她:“你还有我在你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会议室内,顾辰看着摊在自己面前的文件,眼眸的色有些深意了起来。他很清楚自己一旦签下名字后,将会发生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是无论是为了叶氏,还是为了苏黎,他只能选择这样做。

    或许从此以后他的人生再也不能如此的安稳下去,他要在这个他曾经最厌恶的世界里摸滚打爬至死不息。

    他将要成为曾经自己最厌恶的模样然后就这样日复一日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那本该握紧手术刀的双手,此刻就这样将自己推向了悬崖,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。

    当顾母得知这件事情后,那震惊自然是不可遮盖的。她几乎是愤怒的直奔国内,不明白顾辰究竟为什么要放弃属于他的世界,在这个圈子里,想要干净的活下去是多么的困难。

    给了他这样的人生,他为什么还要如此的糟蹋。

    途中,她拨通了顾涵的电话,那边似乎有些犹豫,过了好一会,还是接了起来:“姐姐,你很久没联系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。”顾母的声音带着一丝凉意来:“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,你是在毁了我的儿子!”

    顾涵自然知道她找自己也是为了这件事情了,也不打算遮掩什么,倒是有些讽刺的开口说道:“顾默然,我想你大概忘记了,不管怎么说我也是顾辰那孩子的姨妈,他大小和我也是亲近的很,我有难,你这个亲姐姐不帮忙就算了,还不让我的侄子来帮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顾默然只是紧紧的捏着了自己的拳头来,道:“你应该很明白为什么我这么的不待见你,顾涵,这么多年你还是学不会善良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善良?如果善良可以得到我想要的,那么或许我可以考虑一下。”顾涵顿了顿,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然后带着一丝叹息的意味来:“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,我希望顾辰帮助我,的确是出于私心。但是姐,我希望你明白,就算姐夫不在了,你也不能如此溺爱顾辰,他张大了,需要飞翔,永远在你的庇护下,他根本不明白这个世界到底多么的可怕。”

    顾默然的神色有些暗淡,她什么也没有说,便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的确,自从他走了后,她便就让顾辰自由自在的活着,让他选择学医还是从商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只要是他顾辰所提出来的,她都会答应。她在外面打拼,为了就是让顾辰在学医的这个道路上顺利的度过。

    成为那个最干净的人,成为这个圈子里,谁也不能玷污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或许是自己将他保护的太好了吧,随便一个人的的出现,都足以毁了她。

    顾默然的颜色中的冷意越发的扩大了起来,那个女人的存在,她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。但是她大概高估了顾辰了吧,居然只是那样的女人,也可以如此。

    飞机缓缓停落在了地面,顾默然将眼中的墨镜微微摘下,她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。上一次回来,是参加顾辰父亲的葬礼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有些恍惚了起来。这些年来,她到底是过于纵容这个儿子了吧,纵容到,真的是什么事情也敢做。

    她如此辛苦的给予顾辰这样的一片净土,为的就是不辜负了顾辰父亲临走时的话语。

    这个圈子本就薄情冷血,希望顾辰可以一直快乐干净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夫人,去少爷那边吗?”一旁的助理小心翼翼的问道,顾默然只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当苏黎还在失魂落魄的时候,小司在一旁相近了办法去安慰她:“姐姐,我们出去逛逛吧?”

    苏黎本来是想拒绝的,但是想了想,还是决定出去打听一下顾辰到底走到哪一步了。

    然而门刚刚被打开,一个极为优雅眸子却冰冷的女人站在了她的眼前。苏黎还没有反应过来,那个女人只是轻轻笑了笑,冷艳的让人不敢靠近:“怎么,不请我进去坐坐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小司有些警惕。

    而苏黎也猜到了来的人是谁了,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,顾辰的母亲不可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苏黎知道顾辰的母亲这次来大抵也不会放过她,但是苏黎的心还是微微的松了口气,这样也好,她来了,顾辰的日子便就不会那样的难过。

    顾默然的目光轻轻的落在了小司的身上来,然后笑了笑:“这不是我们顾辰养的那个小宠物吗?”

    “小司才不是宠物!”小司有些生气,这是这么久以来,小司第一次如此敌视一个人。

    苏黎微微垂下了眸来,然后拍了拍小司的肩膀,说道:“可以帮姐姐去买点吃的吗?我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小司有些不放心,但是看着苏黎那肯定的眼神,还是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此刻只留下了顾默然和苏黎,良久,苏黎才开口:“顾总,请进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顾默然似乎很满意那一声顾总,毕竟如果喊她一声伯母的话,她还真的担不起。

    两人入了屋子内,苏黎是最先打破这份沉默的:“还有挽回的余地吗?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,还有挽回的余地吗?”顾默然看着她,神色依然淡然:“我一直都知道你的存在,但是我想着,男人嘛,成家之前像你这样的女人的确是该有大把,玩玩,没有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苏黎的脸色微微一僵,而顾默然只是继续说道:“只是我没有想到,顾辰这么多年身边就出现个你,就闹得天翻地覆,你当真还是有些本事的啊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,听着顾默然这样说着,苏黎的心中更加的难过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辰的确是一个特别干净的人,和这个圈子每个人都不一样。如此的干净,干净到她这样的肮脏,他都可以不顾一切的去拥抱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配不上顾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配不上,而是根本不在一个世界里面。苏黎对吧,我希望你明白,一个卑贱如尘埃的人,是够不上天上的月亮的。”顾默然看着她许久,然后轻轻的笑了起来:“我这次来找你,也是好奇你是什么样的人,可是就这样看,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也不过如此,这是很多人和她说的话,苏黎,你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世界上只有顾辰会说,苏黎,你和别人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还想着用钱来打发你赶紧离开最好,可是我真的舍不得在你身上浪费了钱。反正顾辰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,像你这样的女人,大概是去找下一个金主了。”说吧,顾默然微微起身,眼中的神色却依然冰冷:“立刻滚出国内,带着那个小家伙一起,我不想再看见你们,任何地点,任何场合,只要让我遇见你了,我定不会饶你。”

    苏黎始终没有说什么,这些话语远远不能够激起她太多的波澜,因为早在顾辰离开的时候,就再也没有任何的事情可以让她更加难过了。

    说罢,顾默然便就准备离开,而苏黎却是猛地站了起来,然后带着一丝哀求的抓住了顾默然的衣角。

    顾默然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:“你这是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救救顾辰,救救他……他的世界不该是这个样子的,都是我的错,求你帮帮他吧。”这是苏黎沉默了这么久后,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救救顾辰?

    顾默然看着她带着一丝笑意来,只是那样的笑容还没有融化在了眼底,便就彻底消散,随即取代的是一种愤怒,而不是一开始的冷漠:“我当然要救我的儿子了,这个世界上谁都能够抛弃他,但是作为母亲的我不会。苏黎,如果你知道顾辰身后到底是谁在如此的付出换他一生纯粹干净,或许你就不会这么狠心的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苏黎猛地一顿,随即突然失声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……”她哭的如此的难过,不知道是为了顾辰,还是为了自己:“如果不是我,顾辰的人生不会这样的,他会继续这样干净的活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知道。”难得,顾默然的眼中带着一丝红意来:“顾辰的人生,是他父亲用命抵偿给他的,顾辰的干净,是因为我苟延残喘的为他抵挡一切黑暗了,可是你,什么也不是的你,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毁了他的人生。如果不是你,顾辰不会选择帮助顾涵那个女人的!”

    苏黎知道,都是她错了。

    打从一开始接近了顾辰,就是她错了。

    她带给顾辰的,只是毁灭。

    “你甚至不知道,顾辰向我介绍起来你的时候,那眼中的笑意。”顾默然看着她,终究是撇开了眼来:“我不管你到底对顾辰有没有过真心,都希望你可以永远的离开他。我的儿子,我自然会救。”

    顾默然离开后,苏黎整个人都无力的垂坐在了地上,终于,她放声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顾辰签下这个合同后,顾默然也没有太大的办法,他已经用自己的名义搅合了进来,纵然她有着天大的本事,也不能将顾辰带出这片水深火热之中来。

    而当苏黎收到了苏琛发来的短信,那一刹那崩溃难熬。

    “南区的开发案不需要了,你自由了。。”

    她如此的小心翼翼步步为营,到了最后别人却不稀罕了。

    自由?

    让顾辰坐在了牢笼之中换取了自己的自由了吗?

    苏黎崩溃的在那里嘶吼了起来,为什么她的人生要如此的悲哀。为什么到了最后苏琛可以随便的说一句不要了,为什么,一个不要了的南区开发案,让她成为如此……

    小司站在了远处,看着苏黎如此崩溃的样子,手中的饭早就冷却了下来。他的眸子变得再也不纯粹了起来,仿佛那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傻瓜,再也不会傻下去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谁也不可以欺负姐姐的……”他喃喃说道,那双眼中,竟带着血腥的意味来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就算是再难熬,却也要继续走下去。

    就像那漫长且难熬的冤案一样,纵然寸步难行,却也要选择走下去。

    一切自是有着因果关系,而所有的一切,仿佛都围绕了很多年前的那场冤案,一桩接着一桩,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,密不可分。

    谁都是凶手,却也都是受害者。

    唐北辰有些疲倦的靠在了椅子上,和唐至彦斗下去,似乎是个永远也不会停歇的深洞,难以前行,每一步都刺骨。

    他终是谈了口气,看着桌子上摆着的照片,那一刻他才好过了些。

    大概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让他还可以有着温存的人,也就只有一个叶初夏了吧,他正想着出神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起,那边带着一丝欢喜的声音来:“唐少校,我找到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<!-- csy:23353425:248:2019-11-14 05:14:30 -->
相关文章
  • 闪婚厚爱腹黑老公太迷人,怀孕了不想要怎么办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女生夹屁股的好处,爱妃朕要被你夹断...